文化漫谈>穿越历史>山有木兮木有枝 > 番外·宸霁(上元节篇)
    “宸兄宸兄!”

    夏煜宸有些后悔带沈云霁出宫了,宫内哪里不比宫外热闹,单说那花灯手艺,涂画细致,用料金贵,怎么都比宫外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重点是,上元佳节,天下齐庆,街上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,好几次都险些把他和沈云霁挤散。

    他只得死死捏住沈云霁的手,人潮实在汹涌了,就暂且僭越把人榄进怀里避一避。

    但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,就像此刻,沈云霁的手还在他手里,他们中间却是硬生生挤进一个姑娘和两个孩童,夏煜宸不敢放手,却也不敢强行挤过去,怕误伤了孩童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相握久了热出些汗,那点潮热顺着手心逐渐蔓延到夏煜宸心底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孩童的惊呼传来,原来是一个孩童不慎跌倒,太子殿下爱民如子,当即关切看过去,这时却感觉手里骤然一空,视线生生顿住,转而朝沈云霁回望,神色间透露出自己都没察觉到慌张。

    却见沈云霁弯腰把那孩童扶了起来,双手捧住小脸,揉揉他肉嘟嘟的双颊,变戏法似的摸出一颗糖,看准时机在那小孩儿张嘴要嚎哭时喂了进去,又轻抚那稚子的发顶,浅笑着不知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显着,孩童立刻止住哭泣转而欢快笑起来,明明眼角还挂着泪珠。

    花灯明灭,给沈云霁的脸庞渡上一层柔光,夏煜宸愣愣盯着他温柔神色,看他眸光流转,心跳静止一瞬,继而惊若雷鼓,一时间仿若周围嘈杂淡去,天地间只剩个沈云霁。

    “宸兄宸兄!”

    夏煜宸有些后悔带沈云霁出宫了,宫内哪里不比宫外热闹,单说那花灯手艺,涂画细致,用料金贵,怎么都比宫外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重点是,上元佳节,天下齐庆,街上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,好几次都险些把他和沈云霁挤散。

    他只得死死捏住沈云霁的手,人潮实在汹涌了,就暂且僭越把人榄进怀里避一避。

    但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,就像此刻,沈云霁的手还在他手里,他们中间却是硬生生挤进一个姑娘和两个孩童,夏煜宸不敢放手,却也不敢强行挤过去,怕误伤了孩童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相握久了热出些汗,那点潮热顺着手心逐渐蔓延到夏煜宸心底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孩童的惊呼传来,原来是一个孩童不慎跌倒,太子殿下爱民如子,当即关切看过去,这时却感觉手里骤然一空,视线生生顿住,转而朝沈云霁回望,神色间透露出自己都没察觉到慌张。

    却见沈云霁弯腰把那孩童扶了起来,双手捧住小脸,揉揉他肉嘟嘟的双颊,变戏法似的摸出一颗糖,看准时机在那小孩儿张嘴要嚎哭时喂了进去,又轻抚那稚子的发顶,浅笑着不知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显着,孩童立刻止住哭泣转而欢快笑起来,明明眼角还挂着泪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