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漫谈>网游竞技>苟苟(双性) > 第十章(彩蛋!囚前的睡jia?)
    在男人再次来的时候,宋荀已经独自面对长时间的黑暗了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敏感,尤其在他失去用视觉之后,外界的一切动静让他担惊受怕,这个地下室到底是什么样子,会有什么东西不声不响地钻出来?丑陋肮脏的老鼠会爬上这张床,啃噬他的脚趾,恶心的虫子会在他的头顶嗡叫叮咬,阴冷的湿气像藤蔓爬上他的皮肤,他在自己的想象中快吓到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在男人开门下来的一刻,他甚至觉得自己是渴望他的到来的,要分不清到底是这个男人还是未知黑暗里的生物更加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男人进进出出搬了很多重物进来,宋荀听见他渐粗的喘息和把东西丢到地上的声响,他忙碌了好长一会儿,又去旁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像才意识到宋荀似的。走到他跟前来。

    “要上厕所吗?”男人问他。

    宋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男人解了他床头的链子,把他以小儿把尿的姿势抱起来,他光裸的后背贴上男人微微汗湿的前胸,能感觉到男人结实匀称的肌理和他身上淡淡的混着烟草香的汗味。

    男人略蹲下去一些,抱着宋荀腿根的手拍了拍他的屁股,“尿吧。”

    宋荀非常羞耻,似乎感觉到男人火热的视线正巡视着他丑陋的性器,催促着他快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尿不出来?你不会真的要蹲着尿吧?”

    他又低低地笑起来,伸一只手去把玩宋荀低垂着的小阴茎。宋荀在他沾了些水的大手下难堪得要叫出来,难耐地在男人的怀里呜咽着挣扎,“不是的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好好尿。”他握住宋荀阴茎的尖端,刮了两下铃口,嘴里吹起了口哨,像哄一个还不能控制排泄的婴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