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漫谈>网游竞技>苟苟(双性) > 第九章
    “来。”他听见男人打开了容器的盖子,久违的食物的香气让宋荀的胃一阵阵痉挛,他又开始呼痛,不耐地在男人的怀里僵直挣扎。

    被环在腰间的铁臂一样的手固定住,男人的唇又蹭上他的耳畔,摩擦着耳廓,“吃饭就不痛了哦,来张嘴,喝粥。”

    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,在遭到他的暴行之后,这种温柔的语气让宋荀心里更加没有底,他很怕这种一甜枣一耳光的模式,甚至无法感觉到这个人真正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热度的汤匙触到宋荀的嘴唇,食物的香气直往他鼻腔的钻,空虚许久的胃开始了强烈的抵触,他一把推开男人的手,前挣着身体,张着嘴呕吐,吞进去的精液又开始倒流回喉管,热辣辣的,整个呼吸道都是这股可怕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开始了剧烈的咳嗽,咳得要把自己单薄的胸腔震碎似的,在男人怀里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男人按着他的头,让他脸朝地面,顺利排出呼吸道里的异物,一只手顺势拍抚他的后背。在宋荀重重咳出来后,用手轻轻拧住他的鼻子,“来,用力一点擤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荀完全被体内的火辣冲击夺去了注意力,用力将呼吸管里的秽物擤在了男人的手里。他又被抱起来,男人用毛巾帮他细细的擦拭了脸颊,清理了口腔。

    “来,张嘴,喝下去。”又一勺粥递到他嘴边,宋荀含了勺子将粥卷进嘴里,玉米南瓜粥甜腻的味道在他的味蕾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他讨厌南瓜,但他不敢说出口,因为男人似乎极其享受这种喂养他的乐趣,一勺接一勺的喂进宋荀的嘴里。

    宋荀每咽一勺,男人就会在耳边夸他乖,有时候低笑着亲他,像对自己乖乖进食的宠物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含住。”男人把勺子塞进他嘴里,过了一会儿,宋荀又听到熟悉的咔擦声,是拍照的声音,男人在拍他进食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他听见男人打开了容器的盖子,久违的食物的香气让宋荀的胃一阵阵痉挛,他又开始呼痛,不耐地在男人的怀里僵直挣扎。

    被环在腰间的铁臂一样的手固定住,男人的唇又蹭上他的耳畔,摩擦着耳廓,“吃饭就不痛了哦,来张嘴,喝粥。”

    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,在遭到他的暴行之后,这种温柔的语气让宋荀心里更加没有底,他很怕这种一甜枣一耳光的模式,甚至无法感觉到这个人真正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热度的汤匙触到宋荀的嘴唇,食物的香气直往他鼻腔的钻,空虚许久的胃开始了强烈的抵触,他一把推开男人的手,前挣着身体,张着嘴呕吐,吞进去的精液又开始倒流回喉管,热辣辣的,整个呼吸道都是这股可怕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开始了剧烈的咳嗽,咳得要把自己单薄的胸腔震碎似的,在男人怀里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男人按着他的头,让他脸朝地面,顺利排出呼吸道里的异物,一只手顺势拍抚他的后背。在宋荀重重咳出来后,用手轻轻拧住他的鼻子,“来,用力一点擤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荀完全被体内的火辣冲击夺去了注意力,用力将呼吸管里的秽物擤在了男人的手里。他又被抱起来,男人用毛巾帮他细细的擦拭了脸颊,清理了口腔。

    “来,张嘴,喝下去。”又一勺粥递到他嘴边,宋荀含了勺子将粥卷进嘴里,玉米南瓜粥甜腻的味道在他的味蕾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他讨厌南瓜,但他不敢说出口,因为男人似乎极其享受这种喂养他的乐趣,一勺接一勺的喂进宋荀的嘴里。

    宋荀每咽一勺,男人就会在耳边夸他乖,有时候低笑着亲他,像对自己乖乖进食的宠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