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漫谈>网游竞技>苟苟(双性) > 第四章 囚开始
    他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醒来,他趴在地上,潮湿的地板在夏天却仍然阴冷,渗人的寒气像毒蛇布满他的脸,爬向脊椎,冷得他全身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能动,只有嘴巴能简单地开合,却说不出话来,倒在地上像一块死肉。

    心理恐惧更甚于身体的阴寒,最后的意识是他和宋萧在找李时杼,在拐角的地方他却被人从身后捂着嘴拖走,惊恐得瞪大了双眼,眼看着宋萧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,他喊不出声来,无力地阖上了眼,手里的烤串签掉到地上,发出微不足道的一声细响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那人摸走了他的手机,到底是为了什么?钱吗?

    全身都在疲惫,叫嚣着要安眠,他却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睡着,用尽全力磕向地板,撞击的那一刻,脑内都在回响着这巨大的轰鸣声,疼痛让他一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额头的伤口令他清醒同时也使他痛苦,他忍不住发出嘶嘶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他突然被人家提溜着坐起来,一只大手穿过他的腋下,扣在他胸前,那人紧贴着他的后背,将他整个人困在怀里,这股陌生的男性气息令他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他把他左耳纳入嘴中,灵活的舌头拨动他的耳垂,滋滋地吮了起来,耳畔潮湿的触感和空气中回荡的吮吸声让他恐惧得牙关打战,他想奋力挣扎,却无力摆脱,只能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抚摸上他额头的伤口,细密又温柔的触着伤口周围的皮肤,“你刚才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低沉冷硬的陌生男声从耳畔传来,浓烈的烟草的苦味在他鼻尖炸开。那条舌头沿着他的脸一路舔吻,蛮横地在他脸上留下一条唾液的水痕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那人正在舔他的额头,细密地顺着伤口周围舔舐,突然舌头碾过他额头的伤口,粗糙的舌苔滑过他细嫩的皮肉,那人紧紧地抱着他的头,嘴唇含着他的伤口开始吮他的血。

    他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醒来,他趴在地上,潮湿的地板在夏天却仍然阴冷,渗人的寒气像毒蛇布满他的脸,爬向脊椎,冷得他全身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能动,只有嘴巴能简单地开合,却说不出话来,倒在地上像一块死肉。

    心理恐惧更甚于身体的阴寒,最后的意识是他和宋萧在找李时杼,在拐角的地方他却被人从身后捂着嘴拖走,惊恐得瞪大了双眼,眼看着宋萧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,他喊不出声来,无力地阖上了眼,手里的烤串签掉到地上,发出微不足道的一声细响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那人摸走了他的手机,到底是为了什么?钱吗?

    全身都在疲惫,叫嚣着要安眠,他却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睡着,用尽全力磕向地板,撞击的那一刻,脑内都在回响着这巨大的轰鸣声,疼痛让他一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额头的伤口令他清醒同时也使他痛苦,他忍不住发出嘶嘶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他突然被人家提溜着坐起来,一只大手穿过他的腋下,扣在他胸前,那人紧贴着他的后背,将他整个人困在怀里,这股陌生的男性气息令他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他把他左耳纳入嘴中,灵活的舌头拨动他的耳垂,滋滋地吮了起来,耳畔潮湿的触感和空气中回荡的吮吸声让他恐惧得牙关打战,他想奋力挣扎,却无力摆脱,只能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抚摸上他额头的伤口,细密又温柔的触着伤口周围的皮肤,“你刚才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低沉冷硬的陌生男声从耳畔传来,浓烈的烟草的苦味在他鼻尖炸开。那条舌头沿着他的脸一路舔吻,蛮横地在他脸上留下一条唾液的水痕。